首页 > 深度解读

中国央行求解金融发展必答题

发布时间:2019-03-12 11:57:12 来源:中国新闻网 作者:王恩博
分享到:

“我们必须在两难多难中寻求平衡。”在10日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一开场便道出了金融管理部门的重任。

 

3月10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,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,副行长陈雨露,副行长、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,副行长范一飞就“金融改革与发展”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。图为易纲回答记者提问。中新社记者杜洋摄

近年来中国金融各领域发展迅速,也带来了许多必须直面的课题。当天,易纲与央行三位副行长一齐现身梅地亚中心,以“平衡”二字为此求解。

货币政策如何稳健?

中国货币政策一直是外界关注焦点。市场、媒体常试图从官方表述的细微变化中,找寻政策走向。

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,较去年少了“保持中性”四字。结合开年来央行多次降准释放资金,中国货币政策是否转向宽松?

“实际上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。”易纲给出明确回答: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调节,同时货币政策在总量上要松紧适度。

易纲进一步解释说,今年的松紧适度,就是要把广义货币(M2)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增速保持一致。另外,货币政策在结构上要更加优化,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支持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国内宏观流动性供给适度增加将导致利率水平下降。如美国进一步加息,中美利差收窄或带来资本外流和汇率贬值压力。

为此,易纲强调稳健货币政策还要兼顾内外平衡。他说,中国经济已深度融入世界经济,在考虑货币政策时,要以国内经济形势为主,同时也要兼顾国际和中国在全球经济关系中的地位,以及中国外向型经济的方面。

人民币汇率怎样均衡?

对于人民币汇率,中国央行一直强调要保持其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。但保汇率,会否影响货币政策独立性或其他决策?

对此易纲解释说,就货币政策而言,如存款准备金率、利率等,央行都以国内经济形势和发展趋势为主进行考虑,汇率在其中不占重要地位。

2018年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度接近“破7”,牵动市场神经。但实际上,去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率为4.2%,低于欧元、英镑对美元汇率波动率,仍较为稳定。

“这个汇率稳定不代表汇率盯死了不动”。他强调,汇率必须要有弹性,有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。

事实上,以2015年“811汇改”为标志,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逐步迈向市场化,市场供求成为决定人民币汇率的主要因素。

易纲说,央行已基本退出对汇率市场的日常干预。他同时强调,中国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目的,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出口,或作为贸易摩擦工具。

央行副行长、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亦表示,官方将不断推动汇率形成机制改革,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,发挥其在调节国际收支中的作用。

金融创新与风险如何平衡?

金融科技快速兴起为行业发展带来创新活力,但同时也形成一些监管空白,滋生风险隐患。

怎样平衡创新与风险?央行副行长范一飞透露,监管当局加强了金融科技发展规划与监管体系建设,引导科技在金融领域合理运用,不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的能力。

例如,央行牵头建立了“政府+市场”双轮驱动的征信体系,通过信用信息共享,来优化营商环境,警示信用风险,降低国家发展成本。

央行副行长陈雨露透露,在政府一端,国家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已接入3500多家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信用信息数据,9.9亿自然人信用信息;市场一端,央行批准建立的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签约接入了600多家机构信用信息,并已正式推出个人信用报告等征信服务产品。

中新社记者王恩博

网络举报

看不清?点击更换